第一百四十一章 赶往中州

    时间一晃而过,唐羽已经待在房间里整整十天没有出门了。这期间羽蓉来找过他三次,都被守在门口的王春云挡了回去。

    在得到唐羽的叮嘱之后,王春云就一直守在唐羽门口没有离开半步。这期间天网也被于庸凡建立起来了,只是没有之前那么高调。拉风的欧式别墅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造型普通的和平饭店,。从外表看上去这就是一家普通的饭店,但稍微有点身份的人都知道,这是新的天网组织。

    由于天网根基尚浅,情报组织没有建立起来,但是杀手已经招募了很大一批了,这一次于庸凡严格按照唐羽的吩咐去做,这些杀手都互不认识,除了拿到了一部手机之外和天网没有任何联系,唯一有点联系的地方就是和平饭店,他们的报酬要来这里领。

    虽然这一次天网十分低调,但生意丝毫不减之前。羽思菱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差点气得吐血,特别是知道羽蓉在唐羽的帮助下已经取回托月幻魄核心之后,好几次都想砸了和平饭店,但是被羽阳秋严厉警告了。

    托月岛的事情被羽程轩禀报了上去之后,这件事已经引起了家族里各位老祖的关注,她之前做的事情自然也瞒不过那几位的眼睛,要不是他羽正一脉在羽家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恐怕羽思菱已经被废除修为驱逐出家门了。

    而作为保她的代价,修为传承已经没她什么事了。而作为整件事的关键人物唐羽已经入了羽家高层的眼,顺带着天网这个新兴组织也被关注了。这时候羽思菱要是敢动天网的话就没人能保得住她了。

    当然羽思菱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自己无法亲自出面那就找人替她出手。谷涯城最不缺的就是亡命之徒,只要付得起代价,元婴杀手都能找到。

    唐羽她是不敢动的,据手下探子回报,唐羽自从搬进新住处之后就没再出来,要是唐羽在新宅子出点什么事的话不是她做的也会被当做她做的。

    自然而然的,她把目光盯在了唐羽两个手下上,但令她郁闷的是那两人就像是不用出门办事一样,天网的生意一天好过一天,两人愣是大门都没怎么出,她实在想不通唐羽是如何控制天网的,这种手段别说是她,就连家里的老祖宗都没曾听过!

    动不了唐羽身边地人她就想对天网下手,既然不能明目张胆的砸了和平饭店,那就让天网的任务无法完成,把天网的名声搞臭了也算能出一口恶气。

    令她绝望的是,天网更加缥缈难寻,无论是杀手还是任务任她怎么查都查不到半点消息。只有在任务完成过后,杀手留在地上的天网标志才能知道这是天网干的。

    她也曾派人到和平饭店去窃取消息,但那里除了一个稀奇古怪的东西之外连一张纸都没有,更别说什么消息了!而且不知为何,自己派去的人当天就被发现了,最后尸体被天网的杀手立于城外示众。

    天网鬼神莫测的手段层出不穷,人在面对未知事物的时候总是很谨慎恐惧的,自此之后再没人敢打天网的主意。

    对于这些唐羽都不知道,就连于庸凡也懒得关注,反正除了羽家的人之外没人知道他们和天网的关系。只要消息泄露出去那就只可能是羽家的人做的,羽家这么大的家族对于名声看得极重,肯定不愿背上忘恩负义的名声,所以不用唐羽特意交代,羽家也会严格保守秘密。

    此时唐羽终于修复好了灵魂,对于两具分身也十分熟悉了。两具分身修为和自己持平,分别继承了唐羽的两种属性。不知是不是造化青莲的缘故,两具分身的灵气亲和度达到了百分之百,对于自身力量的掌控程度也很高,达到了百分之九五!

    在掏空口袋给两具分身准备了一些东西之后,唐羽准备出关了。

    对于分身的事情唐羽准备瞒着王春云,不是不信任他,而是王春云执念太深了,要是知道唐羽准备去中州说什么也要跟他去的。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唐羽就谁都没有告诉,出关之后随意找了一个借口支开了两人 两具分身乘机溜出了院子。

    黑衣唐羽和白衣唐羽无论从哪方面都看不出和唐羽有丝毫地联系,即使站在一起也不会有人怀疑他们有关系的。这就是阴阳变的奇妙之处,两具分身灵魂气息都变了,完全就是独立的两个人。

    出了院子之后,两个唐羽就分开了,各自赶往中州。

    为了不引人注意,两人都选择了乘坐城主府的船去。对于谷涯城唐羽不算熟悉,但城主府在哪里他还是找得到的。

    两人运气很好,下一次发船就在五天后,在给售卖船票的小厮塞了两百下品元晶之后,成功排到了前面。

    五天很快过去,两人成功拿到船票,虽然在同一艘船上,但两人都装作不认识的样子。为了不让人起任何疑虑,两人的姓都变了,光属性的叫阳光,暗属性的叫阴无极。两人从任何方面都是完完全全的两个陌生的人,没人会认为两人会有联系。

    白衣唐羽待人儒雅客气,所以很受人欢迎,很快就结交了几名叫的上名字的朋友。相反黑衣唐羽却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靠近他一米范围内就会被一股阴冷的气息笼罩,相比于白衣唐羽的一群人凑在一起,孤零零的黑衣唐羽反而更引人注目。

    孤傲的气质虽然令很多人不满,但没没打听清楚底细之前没人敢贸然出手,敢一个人赶往中州的人没一个简单的。

    白衣唐羽跟周围人混熟之后就开始打听起中州的消息。

    “听闻黄巢道友对中州十分熟悉,可否跟小弟细说一二,等小弟到了中州也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小弟感激不尽!”

    “哎,阳光兄弟客气了,这有什么不行的,虽然我了解的也不全面,但是还是知道一点的,我这就跟你仔细说说!”一个敞着衣衫的彪形大汉拍着胸脯说道。

    周围的人听到彪形大汉的话之后也纷纷好奇的围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