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残忍

    面对夏风莫名其妙的问题,百里朝微愣后不得不认真的思考起来,布雷德绝对不会看不清形势,当时那种情况下,自己迫于人设要求不可能动手;夏风若是动手,抛开他这幅弱不禁风的身体不说,现在他能调动的力量,一定十分危险,到时候弄个非死即伤的场面,大概还算是好的,这一点布雷德他们这些人就算没见过,也能想象的到;至于其他人,也许能留下那名刺客,但肯定会是一场极其惨烈的战斗……

    所以,明知道是这种情况,布雷德为什么要坚持?还有他当时的情绪,优柔寡断又极不稳定,和平日里面对危机时,岿然不动的强大形象相去甚远。

    “为什么?”百里朝又把问题抛回给夏风,“这不正常。”

    夏风没有继续这个问题,而是又道:“他有两次杀我的机会,但是都放弃了。”

    “啊?你……”百里朝惊讶远多过担心,“你疯了!为什么给了他两次机会?”

    若是周围没有其他人,夏风想跟对方玩玩儿,那倒也正常,但是刚才那种情况,他就不应该节外生枝,而凭他的身手,只要他不愿意,任何人都休想近他的身。

    “你想证明什么?”百里朝似乎终于抓到了重点。

    夏风淡淡摇头,无声的道:“我不知道……”

    “他是我们认识人,对不对?”

    “我不知道……”

    “他是……他……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百里朝豁然起身,直愣愣的瞪着夏风仿佛疲惫至极的孱弱身影,胸口因为急促的呼吸剧烈起伏着。

    夏风闭上眼,用力按了按眉心,叹息道:“我累了,你走吧!”

    百里朝攥了攥拳头,转身就走,几乎是一路狂飙到了布雷德休息的地方。

    布雷德的胳膊已经接回去了,照顾他的侍卫看见心目中的偶像,满脸怒气的冲进来,大气也不敢出就溜之大吉了。

    “布雷德!”百里朝冲到布雷德床前。

    布雷德两眼发直盯着屋顶,面无表情的样子更显出一股死寂般的沉重。

    “刺客是安格斯,是不是?”

    听到“安格斯”的名字,布雷德登时瞳孔放大,半晌,机械的张开嘴,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你他妈说话呀?装什么死?”百里朝暴怒的情绪根本压也压不住,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一定是哪儿弄错了,“气息不对,武器不对,就连发色也不对,肯定不是他,对不对?”

    混乱的情绪在胸中四处乱撞,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前后问了两个意思完全相反的问题,无奈的一而再,再而三的确认。

    布雷德终于哑着嗓子,艰难的说出话来,没什么力气的一句话,却砸的百里朝摇摇欲坠。

    “这些都能改变,魔法和武技也可以伪装,但是身法和习惯变不了。”

    百里朝垂死挣扎般提出质疑:“你就凭这个判断的?这个世界上容貌相像的人都多了去了……”

    “他没有对主人下手。”

    “那又怎样?他夏风炎华就是有那样的魅力,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有过。”

    从小到大,夏风炎华因为身份遭遇的刺杀,因为性格受到的迫害,因为游历四方经历的残酷……太多太多了,他能走到今天,是实力,也是运气,这一点他和他们从不否认。

    布雷德沉默良久,淡淡道:“你为什么来找我……求证这件事?”

    百里朝的脸冷峻起来,是啊,他为什么会来?因为夏风疑虑深重,又不愿意承认,他想逃避这件事,他害怕这是真的,自己却无法面对,他甚至愿意为此怀疑自己的判断。

    “我去把人抓回来……”

    百里朝转身欲走,布雷德一把拉住他的魔法袍,却没有拽住他,反而因为对方巨大力量栽下床。

    “你干什么?”百里朝赶紧回身把人扶起来。

    “你别去……他也不可能让你找到……”

    “没试过怎么知道?就算带不回来,看一眼……”

    布雷德摇头,闭了闭眼,道:“主人既然让他走了,肯定是有别的考虑,你别多事。”

    “我不多事,你能忍得了……”这种煎熬吗?

    布雷德知道百里朝要说什么,但是他又能怎么办呢?

    他正想把布雷德扶回床上,那人却抓住他,像个孩子一样抽泣起来,隐忍的哭声透出一股强烈的痛,百里朝僵在原地,整个人如坠冰河,冰冷颤抖。

    沐黎趴在床沿,从夏风那儿抽回自己的手,探出小半个身体,改抱住他的脖子。

    “小风风……”

    “嗯!”

    “我冷!”

    深夜的秋风带着凉意,从少了一整面墙的屋外吹进来。

    夏风爬上床,抱住沐黎,拉过被子,密密实实的盖住两个人。

    “我抱着你,睡吧!”

    “嗯!”沐黎嘟嘟囔囔的答应着,窝在夏风怀里,手指摸索着嵌到他的胸前,重新闭上眼睛。

    坍塌的建筑已经四处漏风,但是又有谁在乎呢?

    百里朝坐在布雷德床边发呆。

    布雷德眼角泛红,那是哭过的痕迹,透过残破的墙体,怔怔望着天空中那片浓得化不开的阴云——

    那座小镇

    那座小镇在海岸边的深山里,是一片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是他们躲避世间战乱和杀戮的乐土,而他们都是被神选中的,最优秀的子民,沐浴神的恩泽,为神奉献一生,就是他们的命运。

    仁慈的领主,小镇的镇长,和那位伟大的红袍祭司都是这样跟教导他们的,他们住在镇子最北面,依山而建的,那座最高最大的建筑里。

    被他称为‘妈妈’的那个人,还有镇子里的大人们都说,只要他们成长到十岁,就能住进那座漂亮的建筑里去了,而且再也不用在农场里干活。

    嗯,其实他也不是特别想去那座建筑里,因为去侍奉“神”,就意味着要永远离开,他就听不到大海的声音了。没错,相比起侍奉神,他更想去看看海,嘘!这是秘密,不能让大人们知道,会被惩罚的,他不喜欢被惩罚,疼!

    大海啊,无边无际,和天空一样的蓝色,还有白色的浪花,真好!

    这是他在‘神’的院子外面捡到的一页书上看到的,原来世界上还有和‘神’无关的书,太神奇了!如果真有这样的书,那么,能去那里生活也不错。

    有一天,镇子上又来了好几辆马车,车子排成一排,穿过小镇的街道,他也挤在人群里观看,和大家一样虔诚的祈祷。因为车里是从外面世界被拯救回来的,神的奴仆,他们能够脱离那个地狱般的世界,来到这里,一定是神的仁慈,而他们能直接进入那座神的院子,又令镇子上的所有人都非常羡慕。

    马车的布帘被风吹起来,他看见一个有着一头蓝白色头发的少年,就好像他想象中海的颜色一样,真好看!

    红袍祭司说,不可以有‘嫉妒’这样的坏情绪,可是看看自己乱七八糟的浅棕色短发,真差劲儿啊!他就是嫉妒,唔……难怪大人们说,他还不能侍奉神。

    本以为是一闪即逝的际遇,没想到他竟然很快又见到了那个少年。当时,整个镇子里都乱哄哄的,吵嚷着说有人被黑暗之物侵蚀,拒绝侍奉神明,还打伤守卫逃走了,所以整个镇子都在追捕那个肮脏邪恶的魔物,他便也混在人群里凑热闹。

    他是在镇子外面的小山上,再次见到那个少年的,原本这里是他的秘密基地,因为这里可以更清晰的听到海的声音。

    少年不仅头发是蓝白色的,眼睛也是浅浅的蓝色,整个人看起来清澈的要命,所以他绝对不相信他是魔物,虽然他是镇子上最可怕的陌生人,他们都要被送去院子里接受洗礼,可是……其实……也不用那么着急,是吧?

    “你见过大海吗?”他问面前那个狼吞虎咽的少年。

    少年点点头,说:“当然见过!”

    “那大海是像你的眼睛一样蓝吗?”

    “怎么会?大海比我的头发更蓝,更好看。”

    “哇啊……等我可以侍奉神明了,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海……跟着神一起去外面,应该没那么危险吧?咦,你在外面生活真可怜……”

    他喋喋不休的说着话,一会儿感叹,一会儿疑惑,少年因为忙着吃东西只是不停摇头,明显是很不认同他的话的意思。

    “你要是想看海,我带你去。”少年豪气干云的说,“看在你给我找食物的份儿上。”

    “真的吗?”他眼睛亮晶晶的,仿佛坠着星光。

    “当然!我说到做到!我叫安格斯,记清楚,记住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44号!”

    “44号?这是什么名字?”

    “镇上的孩子都是这样起名字的……”他也觉得很委屈。

    “呃……好吧,那我们现在是朋友了。”

    “好!”他开心的大笑,镇子上,从来没有小伙伴会承认他们是朋友,安格斯是第一个,外面来的人果然不一样。

    两个少年的友谊,建立的如此迅速,单纯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