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人间极乐(上)

    没有ghs,但是尽快看,说不定要改。

    ---

    相较于后宫里那些动辄占地数亩的其余诸殿,单论大小,实在是算不得多么豪华的一座隐蔽的小殿宇中,却是内有乾坤,推门而进,便有两列一共六根雕刻着彩色蟠龙的长柱支撑着穹顶,而在殿内的四周都有象征皇家尊贵的金黄色帷幔作为遮挡,内里的情况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在殿宇的最里面,放有一张豪华的大床,旁边各种用具,一应俱全,而在殿外,还有几位在宫里也算地位不凡的宫女与内侍们等待伺候着。

    当顾玄从这张边缘雕刻着龙凤呈祥图案的柔软大床上悠悠醒来的时候,感觉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半天都没能想起来什么有用的东西,只是还不等他完全睁开自己那还有些模糊的视线,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道女人的轻吟声,而光是这么一丁点儿的动静,便足以撩动任何男人心底最深处最纯粹的那种欲望。

    果不其然,哪怕是顾玄,也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胯下有了动静,这却不是他能够完全控制的,刚降生不久的婴孩也会勃*起,这并非单纯是因为恶俗的欲望,这叫人生而有欲,更何况,这个声音又是如此的动听,如此的诱人,他又岂能不产生反应呢?

    不过顾玄到底不是一个意志力薄弱的人,相反,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下意识地眉头微蹙,有些疑惑地转过头去,而眼前的一幕,顿时让他瞬间便清醒了过来!

    只见一个浑身赤裸,不着寸缕,皮肤凝白如羊脂美玉,肌肤嫩滑如初生婴儿的绝世美人,正安静地躺在他的身边,其身段之美妙,如游龙,似惊鸿,如春风,似细柳,如明月,又似朝霞,纵又千言万语,不足以形容其万一,天底下的华美辞藻,仿佛就是为其量身定做一般,而最关键的是,她的脸,顾玄是认识的,不但认识,应该说是非常熟悉,毕竟,她曾经无数次地出现在他少年时的梦中!

    是芙音!

    是鲛人族的芙音公主!

    而他那万恶的手,现在就正抓在对方胸口处,那一团乳白色的山川之上,也正是因为他醒来之后下意识地用了几分力道,这才导致旁边敏感的美人在睡意迷蒙之际,依然无意识地出了一声诱惑的轻吟。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一点诱人的嫣红,以及周围的留白,完全挪不开自己的视线,双眼迷乱,脑子里更是一团浆糊,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是呆呆地望着对方,连嘴巴都忘记了合上。

    试想一下,曾经魂牵梦绕,无数次想念的人儿,如今正浑身赤裸地躺在你的身边,而且看那样子,昨晚你们一定生了什么,这种事落在谁的头上也不可能继续保持冷静了。

    顾玄在此刻,只觉得眼前的这一切,是那么的真实,却又是那么的不真实,因为他实在是不敢相信,芙音公主竟然会跟自己。。。。。。

    这既是他希望生的,可当它真的生之后,他又觉得是那么的不真实,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配。

    情到深处,自然卑微。

    而与此同时,他脑中对于往昔的记忆也开始出现,当他成功地在二哥的帮助下,收取卫晋两国的玉玺与降书回到凉国之后,早已对政事疲累的父亲便顺理成章地退位让贤,让自己继承了凉国的大权,做了那两袖清风的太上皇,再不理朝中之事,自顾自地带着嫔妃们周游南地,享受前半生从未享受过的清闲时光去了。

    没过太久,在6登云与曹焱二人的凶猛攻势之下,大凉尽取南地,而他顾玄,也就此成了南地唯一的王,与此同时,鲛人族这边竟然派出了芙音公主主动与他们大凉联姻结盟,且不说拥有这样一位强大的盟友对于凉国来说意味着什么,就单说这二人本就互相心生爱意,再加上两边的主动撮合,这结为夫妻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谁也不会反对。

    而且,这件事并非是生在昨天,举国同庆的大婚已经是一个月之前的事了,换句话说,芙音正式作为他顾玄的妻子,已经有一个月之久。

    只不过他顾玄亦是跟他的几位父辈先祖们一样,虽然的确心痒难耐,但依旧耐着性子,在政事上极其勤勉,哪怕是大婚那天喝得酩酊大醉,依然早早地起床去了早朝,之后又马不停蹄地开始着手准备迁都,攻打南阳,进军中庭之事,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都没能跟芙音温存一二,一直到昨天才得空,就这么一晚上而已,却已经是他第一次与妻子有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了。

    想起这些事之后,他的心中顿时极其愧疚,因为他知道被冷落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毕竟他从小长大的永乐宫,就是一个被人所忽视的地方,他的父亲没能做好的一点,他不怪他,但作为当事人,他暗暗地誓,自己决不能冷落了芙音,哪怕有再正当的理由!

    想到这,他终于才细细地打量起了芙音,脸上也忍不住浮现了满足的笑意。

    所谓人间极乐,也不过如此了吧。

    他忍不住缓缓地俯下身,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芙音那如丝般柔顺的长,望着面前美人儿那可以引得天下无数女人都得嫉妒到狂的侧颜,他闭上眼,正待深深地吻下,却不料底下的芙音虽然没睁开眼,却突然抬起了自己赤裸的上半身,然后将双手缠住了顾玄的脖子,将其往自己的怀里狠狠地一拉,与此同时,她趴在顾玄的肩头,在顾玄的耳边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温热的气息。

    “陛下,臣妾还想要。”

    世上岂有比这更难拒绝的请求吗?

    饶是顾玄都忍不住干脆地俯下身,暂时任凭欲望支配了自己,重重地吻在了她那如天鹅一般美丽的脖子上,动作虽然粗暴,却反倒是激起了每个人生而有之的原始之欲,两人开始互相配合了起来。

    之后就是好一阵翻云覆雨,颠*鸾*倒*凤,殿内春意弥漫,声声不加掩饰的响动如同春雷在耳畔炸开,直撩动了天地春生的那一抹燥意,更是臊得殿外那些宫女们都羞红了脸,站在原地扭扭捏捏的,眼神迷离,就连那些已经是残缺之人的内侍,心中也似乎有一团火在不停地涌动着,弄得他们那是口干舌燥,心痒难耐,不停地吞咽着口水。

    殿内。

    终于,随着一声极度舒畅的雄性咆哮声响起,顾玄顺势往前狠狠一顶,而一道饱含着爱意与快意的哼叫声也随之在身下响起,大床震动了半晌之后,两人这才结束了这大半个时辰的“厮杀”。

    “陛下可真是神勇无双呢。。。。。。”

    芙音伸出青葱玉指,轻柔地抚摸着顾玄努力耕耘之后,已经流满了汗水的坚毅胸膛,手指顺着皮肤一路划下,顾玄顿时感觉一股熟悉的火气又从小腹处猛地蹿了上来,他眼中顿时出现了一丝慌乱的神色,赶紧往后退了一下,瞬间躲开了芙音的手。

    “我,我,我得去上朝了。。。。。。”

    却不想,芙音却是不依,反倒是一下子又主动地扑了上来,反过来压住了顾玄,看着底下的南地之主,她脸上的潮红都还未褪去,眼神也十分的迷离,但这没有丝毫的淫邪之感,却更加衬托得她风情万种,虽然少了几分缥缈的仙气,却显得更加迷人,让顾玄看得一时间都痴了。

    她伸手按在顾玄的胸膛上,咬着嘴唇,嬉笑道:“陛下在说什么傻话呢,这可是左相与右相一起做的决定呀,咱们呀,现在可是正在为我们大凉的未来努力呢。”

    顾玄轻轻地眨巴了两下眼睛,仔细地回忆了一下,这才想了起来,左相6议,右相魏平,这两人乃是他成为大凉帝王之后的左膀右臂,可以说,有这二人在,其实无论是战事还是政事,他都可以放一百个心了,只是他性格如此,不愿意偷懒当个甩手掌柜罢了。

    而这两人昨日在散朝之后,一起在私下里与他说了,说是陛下政事勤勉,事必躬亲,这一点,臣等都佩服至极,但哪怕是您,也需劳逸结合,更何况鲛人族现在贵为我大凉最重要的盟友,多陪陪芙音公主总是没错的,在这件事上,家事国事可以混为一谈。

    再者,更重要的一点在于,现在大凉也需要下一代继承者了,这不光是与国运有关,甚至就连身在江州的太上皇他老人家也在催呢,毕竟顾玄那几位兄弟都没能留下几个像样的子嗣,现在顾家就指着他顾玄了,换句话说,他们现在是在为大凉未来帝王的出生而努力呢。

    两人还说,等两三个月之后,陛下到时就算是想休息也不可能,现在就趁着这段时间多陪陪皇后娘娘,省得皇后娘娘心生怨怼,那反而不美了,到时候闹大了,缺少了鲛人族的帮助,大凉也就很难顺利地进军中庭了,所以希望陛下能够暂时信任臣等,放下政事,多玩乐一段时间,这才利于接下来的皇图霸业呀!

    想到这,他顿时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些忍俊不禁。

    这算什么,奉旨淫乐么,而且奉的又算是谁的旨呢?

    突然,他脸色一红,喉头滚动了两下,看着已经重新钻入被子里,正在里面对自己使坏的可人儿,又转过头,隔着帷幔和窗户观察了一下外面的天色,稍微估摸了一下便作罢了,快意地笑了笑,便一下子钻进了被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