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赵坚再约(大结局)

    李阳摇了摇头,我是明天才听到这个名字啊,我哪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啊。

“这其实很容易懂……”屠方淡淡地说,“内江湖外江湖,就是同样的门派,分成两个世界。比如说登拳门,内江湖的就是你认识的那个,但是在外江湖,还有一个。”

李阳猛然间就反应过来,一脸骇然,“这……原来是这样!”

“如果我猜得不错,在登拳门想要取匾的,也就是外江湖的登拳门。”屠方冷冷地说,“现在他们是想再入世了,所以就想把牌匾取回来。”

李阳目瞪口呆站在那里,“这……他们弄得这么复杂做什么啊。”

“我得跟秦生汇报一下去!”屠方的语气听着有些不大好,“他们外江湖这几十上百年来,都是非常安静的,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现在越来越不对劲了,此事不大对啊,我得跟他们说清楚才行,要不然……要不然我们得吃大亏啊。”

李阳点点头,“那行,你就去吧,我来解决一下这边的事情。”

挂了电话后,李阳回到了里面,看了一眼沈冰,这才开口说,“我朋友说,这个世界上有两个登拳门。”

“啊?”沈老爷子与沈冰都怔了一下,不敢相信地看着李阳。

“确实是这样的……”李阳认真地说,“我得去一趟登拳门,沈冰,你跟我一起去,老爷子,那封信先放着不用理会,等我回来再说。”

“好!”

匆匆来到了登拳门,韩泰的脸色看起来还是有些差。

对于李阳的再次登门拜访,韩泰亲自上前迎接。

“韩掌门,里面说话。”

里面,就只有李阳与韩泰再加上沈冰三个人。

“请说!”韩泰一脸不解,不知道李阳这么匆匆找自己到底什么事情。

“韩掌门,你知道在外江湖上,你们登拳门还有一门吗?”李阳开口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韩泰正准备喝茶,听到这话猛然间目瞪口呆,看着李阳,“你说什么?”

李阳叹了一口气,想来是韩泰都不知道。

“所谓的内外江湖,其实就是分家!”李阳淡淡地说,“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反正在某一年,所有的门派一分为二,一边成了内江湖,一边成了外江湖,所以你们内江湖的登拳门,其实在外江湖也有一个。”

“只不过,他们几乎都不为世人所知!”

“昨天前来说要摘匾的,应该就是你们外江湖的登拳门。”

“而且外江湖的登拳门,已经给沈家发信了,要沈家归附于他们。”

……

李阳一口气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韩泰还懵在那里,不知所以。

过了一会,他才反应过来,“你……你说的是真的?”

“我相信他!”沈冰认真地说。

要不然,无法解释登拳门给他们沈家发的信啊。

“怎么会这样呢……”韩泰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不可能啊,我……我们登拳门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我们还有另外一个登拳门啊,要不然我这个掌门的怎么会不知道呢,这绝对是哪里出现什么问题了,不可能的……”

没有人能回答他的这个问题,或许他师傅可以,但是师傅却早就已经不在了。

“师傅……”沈冰开口问,“师祖或者说是其他的前辈,就没有跟您说过这样的话吗?”

“没有!”韩泰摇头说,“绝对没有……他们……他们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这样的话,我猜他们可能也不知道吧。”

“这是我跟朋友确认的。”李阳开口说,“甚至不怕告诉你一声,我有个前辈是对于这一行懂得非常多的高层。”

也就是说,李阳说的都是真的了。

“那可怎么办啊?”韩泰已经失了方寸,“那……那我们的牌匾到底是属于谁的?”

这个没有人说得清楚,李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就闭上嘴巴了。

“妈的!”过了一会韩泰才大骂了一声,“管他娘的谁的,反正登拳门就是我的,就是我们的,我们的牌匾谁都不能动,要不然我让他们知道厉害。”

这些李阳就管不着了,所以他只是沉默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韩掌门,这些事情我就不参与了,我只是将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你,希望你能知道而已,其他的事情……我就不想多管了,对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着李阳就抱了一下拳头,“告辞。”

“谢谢!”韩泰对着李阳道谢。

李阳很快就从里面出来了。

刚刚从里面出来,李阳接到了秦生的电话,“你跟屠方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李阳认真地说,“我猜……他们外江湖的人准备回归了。”

“找死!”秦生杀气冲天,“这些个叛徒,当年明明就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而且当初离开的时候签好的合约,现在却想反悔,他也得问过我这些人答应不答应!”

“当年发生什么事情了?”李阳有些好奇地问。

“你别管那么多了……”秦生开口说,“我很快就会派人到你们羊城去解决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那么多了,这件事情与你关系不大,别扯进去。”

李阳不由无奈了,“我都已经扯进来了,他们的人都准备对我动手了。”

“那你现在脱离出来!”秦生很强硬地说,“你要是没事,马上回你们村里去,这边的事情我会让人接手的。”

李阳苦笑一声,“秦生,我现在就是想走……可能都有些难啊。”

“我不管!”秦生说,“我让杨森把你带走,你别在那里瞎搅和了,赶紧给我滚蛋。”

得得得!

李阳一阵无语,这个秦生看起来是真的不想让自己再搅和进来了。

“那行,我收拾一下就准备走吧……”李阳无奈地说。

“好!”秦生在说完这句话后就把电话挂了。

可刚刚在这个时候,李阳的电话又响了。

这是一个陌生电话。

“哪位?”李阳开口询问。

“姓李的,我儿子的债,得还!”那边的声音听着有种骇人的杀气。

李阳明白过来,“赵总?”

“东华山庄!”赵坚森然地说,“要是不来,我可以亲自去找你。”

“我来!”李阳也是冷冷地说,“你别后悔啊!”

东华山庄,李阳出现在了那里,赵坚阴冷地盯着他。

“这次,我儿子的债得一并还了!”

李阳只是一笑,摇了摇头说,“赵坚,原本你儿子的事情,我已经不想再管了,但是你非得跟我玩这种手段,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啊。”

“你以这你能对我怎么样?”赵坚冷笑一声,往后退了两步,就看到在后面,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对着李阳淡然地说,“现在跪下来,削去三指,我就放你一马,要不然……”

李阳在他的身上嗅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陡然间问,“那个高大男人就是你的手下对吧?”

“他人呢?”中年男人反问。

自己派出去杀李阳的人已经这么久都没有回来了,他也想过会不会被李阳杀了,但是一想不可能啊,自己外江湖的高手,怎么可能随便就被人杀了呢,所以还是有些不相信的,但是现在被李阳这么一问,他倒是有些怀疑了。

李阳淡然一笑说,“你说他人呢?”

中年男人沉声问说,“我警告你啊,要是你敢乱动我们的人,到时候你会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样的错误的。”

“他死了!”李阳很平静地说,“已经死在我的手中了,你们外江湖的人不守规矩,跑到内江湖来,而且还敢进入到商界里来,你以为你们就太平无事吗?”

中年男人骇然失色地看着他,“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阳冷冷地说,“你不用管我是什么人,但是你们的死期已经快到了,就比如说你现在得罪我了,你就活了不多久了。”

“狂妄!”中年男人怒喝一声,“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在我面前说这样的大话,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说着中年男人突然间就动了。

“杀了他!”赵坚想的就比较简单了,他只要李阳死就行了。

李阳冷冷一笑,想要我死,就你们这些人,还真的不够格呢!

中年男人来到了李阳的面前,手刀一刀劈下,竟然还带着一股杀气。

李阳呵呵一笑,面对着对方的来意,他只是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就在对方来的时候,李阳一巴掌就拍了过去。

中年男人看着特别凶,但是面对着李阳的时候完全却没有这么一个反击的能力。

李阳看似随意的一拍,就将他拍的倒飞了出去。

啪!

中年男人倒在地上,不可思议地看着李阳。

赵坚也目瞪口呆。

这就是传说中的外江湖高手?

不对啊,怎么这么不禁打啊!

“你……”中年男人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了,尖叫了起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可能,自己堂堂一个外江湖的人,竟然让李阳这么随手拍飞了。

“下去问阎王爷吧。”李阳上前,一脚踏在他的脖子上。

中年男人瞪大着眼睛,不甘心地死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赵坚突然间害怕了,“这都是误会,误会啊,我再也不会……”

啪!

李阳上前,用力一拧他的脖子。

赵坚就那么嗯了一声,也歪着脖子死去了。

“你也跟阎王爷说去吧……”李阳冷冷一笑。

从东华山庄出来,李阳给杨森打了一个电话,“外江湖看来要全面开始进来了,我得回村里一趟,我们有事再联系吧,对了东华山庄的事情,你过来帮我处理一下。”

“好!”

李阳坐上飞机,赶往村里。

村子里,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

江湖路远,有缘再见!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