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无尽荒野 第一百三十章:鲜血王冠

    在五脏沸腾之痛消失的一刹那,苏辰的五感紧随着瞬间消失。

    苏辰眼中的世界一片漆黑,耳边不在有雪花飘落和大风呼啸的声音。

    嗅觉也在同一刻消失,再也闻不到任何气味。

    嘴巴的存在他也感知不到。

    至于触感,失去四肢的苏辰完全不能动弹,触感早就消失的差不多。

    这次更是完全消失。

    这一刹那,苏辰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如果不是他的感知还存在,他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系统给整死了。

    五感痛失之痛苏辰能够忍受。

    他在系统空间里呆久了,能够忍受失去五感的痛苦。

    他也曾长时间在意识世界里沉沦,能够接受这无尽的黑暗。

    他不止一次失去时间意识,能够忍受孤独与寒冷。

    眼见五感痛失之痛对苏辰不起效果,系统立马开启了第四轮。

    千刀万剐之痛。

    这一刻,苏辰能够感受到他的肉身在被用小刀慢割。

    就连脱离他身子的四肢也能够传递疼痛。

    全身上下到处都在被刀子割肉。

    从最开始的几处,到几十处,几百处,到最后的几千,几万处。

    苏辰感觉他的每一寸肌肤都在被刀割,在被用火烤。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

    千刀万剐之痛更是能够让苏辰保持绝对清醒的意识,让他体验全身心的疼痛。

    千刀万剐之痛不像前面会因疼痛而失去意识,又或者意识沉沦于黑暗。

    它是让你直面疼痛,直到受尽痛苦,精神奔溃。

    苏辰的精神非常强大。

    他虽然无法忍受这般惨痛,但他不至于因此精神奔溃。

    苏辰就像一个被砍去四个支脚的火炉,此刻在饱受重锤击打全身,妄想让他成为一块废铁。

    千刀万剐之痛比苏辰预想的要持续的久。

    苏辰心中虽然没有时间概念,但疼痛所维持的长短,他还是有数的。

    好在他还是坚挺了过来。

    千刀万剐之痛的后面,是穿心之痛。

    这一次,系统提示苏辰,给他三十秒准备时间。

    或许是系统担心穿心之痛过于突然,会将他的精神直接贯穿,这才提醒他。

    穿心之痛。

    光听名字就知道它的厉害。

    苏辰一秒一秒数,竟然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前面四轮五绝痛都并未让他感觉到紧张和害怕。

    这一次,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抖动,竟然在紧张,更在害怕!

    穿心之痛可不是开玩笑的。

    要是一个扛不住,心脏破损,他直接死亡。

    虽然苏辰有诸多保命的神器,但这些神器都是系统提供的。

    既然是系统提供的,那系统也可以让其无效。

    苏辰的身躯或许是真的感受到死亡即将降临,这才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

    五绝痛,作为第二次全方面蜕变,远比第一次的重力洗礼更为恐怖。

    历经四轮的苏辰,好不容易缓过来,又将面临最后一轮的穿心之痛。

    穿心之痛的危险程度要比前面四轮加起来更加凶险。

    稍有不慎,灵魂破灭,成为被大雪淹没的一具死尸。

    三十秒的准备时间很短。

    苏辰屏主呼吸,希望痛苦在一瞬间结束,而他恰好又能活下来。

    在苏辰心中默念到零时。

    一道耀眼的白光瞬间照亮苏辰的漆黑世界。

    下一瞬间。

    苏辰心口一疼。

    他的意识还没来得及感受痛苦,瞬间一片空白。

    等苏辰再次清醒,耳边呼啸声依旧,大雪未停,将他全身染成一片白色。

    苏辰抖去身上的雪花,感受着这具并未有任何变化的身躯。

    苏辰腰间别着的玩偶之眼,它血红色的眼珠突然爆裂,化为灰尘,随风吹散。

    这细微的变化并未逃过苏辰的眼睛。

    他脸色难看的看着腰间丢失一只眼的玩偶之眼,哪里还不知道玩偶之眼替他死了一回。

    “小杀,第二次蜕变完成的如何了?”

    苏辰并未感觉自身有什么变化,难道蜕变也会有失败的可能?

    他不确定,只能从小杀那里寻找答案。

    “第二次蜕变已结束,宿主圆满完成第二次蜕变。”

    “因第二次蜕变是针对精神防御,所以宿主不可能感受到质的变化。”

    “肉体防御没有任何增强?”

    “有,只不过宿主境界太低,已经达到目前肉身防御的极限数值,提升很小,没有察觉到很正常。”

    “行吧,购买二十一枚高级经验果。”

    “扣除宿主一万四千七百枚杀戮币,宿主余额八十五万三千杀戮币。”

    高级经验果一千枚杀戮币一颗,每颗可以提供一千点经验,没有购买上限。

    高级经验果的存在,是为了苏辰境界提升之后,所需经验太多,杀戮商城没有适合苏辰的物品,特意弄出来消耗苏辰的杀戮币。

    苏辰没有犹豫,很快将二十一枚高级经验果全部吃下肚。

    他的空缺的经验条在短短半分钟内再次满格。

    “宿主经验值已满,该境界蜕变已完成,需完成新发布晋级任务‘鲜血王冠’。”

    任务分类:晋级任务

    任务名称:鲜血王冠

    任务要求:以鲜血铸就王冠,亲手杀死三个第七境巅峰生物或一个半步至尊生物

    任务奖励:获得晋级资格

    任务惩罚:无

    任务时效:无

    ------

    相较前面几个晋级任务,鲜血王冠算是难度最低的。

    苏辰目前第六境巅峰,经验值满格,配合狙击猎手,已经有狙杀第七境巅峰异兽的能力。

    至于半步至尊。

    苏辰目前为止所见过的半步至尊只有一位。

    火凤凰。

    异兽有半步至尊这一说,人类没有。

    人类只有第七境巅峰,上升就是超凡者,中间没有隔层。

    王予说过极寒之地很危险,有很多高等级异兽,甚至有不少隐藏的远古异兽。

    这是苏辰的机会。

    以苏辰的手段,就算不用狙击猎手,他也有实力单挑第七境巅峰异兽。

    只要不被异兽包围,或者被远古异兽盯上,鲜血王冠这个任务难度对他而言很低。

    “你干嘛去了。”

    帐篷内的王予突然睁开眼。

    苏辰才离开短短二十分钟,全身上下的气息却有了实质性的变化。

    这不是晋级才有的变化,而是灵魂深处的变化。

    如果不是被境界压制了能量,王予甚至怀疑苏辰已经是一品至尊。

    只是他受了伤,境界下滑了。

    这短短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里,苏辰身上发生了如此大的巨变。

    实在匪夷所思。

    “有所感悟,顺势而为。”

    苏辰不可能向她解释系统,至于找理由,他不想编一些连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

    王予深深看了他一眼,又闭上了眼睛。

    她知道苏辰身上有很多秘密,有些秘密一旦挖掘出来,甚至能够让她的实力和境界再上几个层次。

    但她并不是特别在意。

    苏辰不愿意说,她不会多问。

    “有变化么?”

    一旁的纳清东仔细打量着苏辰。

    苏辰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和他同境界,但却处处充满了神秘与危险。

    看王予那表情,苏辰似乎境界提升的非常厉害。

    但纳清东却丝毫感觉不出来。

    但这并不妨碍苏辰能够轻松秒杀他。

    想到当初自己在苏辰面前一个劲的嘚瑟,现在却像一条可怜虫,靠苏辰活命。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可笑却笑不出声。

    “你要进去么。”

    “不,我留守。”

    既然王予说苏辰都有生命危险,那他进去岂不是找死。

    苏辰的手段他见识过。

    如果连随意斩杀第七境中期异兽的苏辰都有生命危险,他这种存在恐怕没走几步路就得让苏辰救他。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苏辰肯定不会救他。

    “给。”

    苏辰扔给他一块大号充电宝。

    这样一来,在苏辰赶回来之前,他的暖气不会断。

    苏辰的无尽空间里有许多这个世界的装备和器材。

    就连柴油发电机都有。

    不过这东西声音太吵,容易引发麻烦。

    纳清东毫不犹豫的伸手接过,连忙道谢。

    “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

    话落,王予睁开眼,原先的疲惫神态已经消失无踪。

    成为超凡者的王予,可以汲取天地能量来恢复自身能量。

    所以她的体内能量恢复的很快。

    不过状态方面却只比普通人类恢复的稍快一些。

    不像苏辰,有系统辅助,状态恢复的速度至少是常人的十倍。

    苏辰掀开帐篷。

    外面的大雪将帐篷染成白色,他多看了一眼透着微热的帐篷,感知着里面的纳清东。

    他不知道纳清东有没有机会活下来,也不知道该不该让他活下来。

    这种事不好多想,苏辰摇摇头,转身跟上王予的脚步。

    苏辰的帐篷扎在群雪山之外。

    王予的目的地在群雪山中的某地。

    没走几分钟,只不过踏进一座雪山,苏辰能够感觉到气温明显有了变化。

    从原先的零下五十度,下降至零下七十度左右。

    这才走了不到半里路,气温竟然降得这么厉害。

    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是天然形成的冰雪结界,我们需要找的东西就在这个结界的核心地带。”

    王予突然停下脚步,解释道。

    “天然形成的结界?”

    苏辰不是没有见过天然结界,只是没有见过结界能够瞬间改变气温。

    “天然形成的结界并不常见,也不稀少,但冰雪结界这类囊括几十公里的结界,这个世界恐怕没有几个。”

    “越稀少,越危险。”

    苏辰将她的话总结一下。

    “从现在开始,你要做好随时撤退的准备,我不一定能够保护的了你。”

    如果有余力,王予肯定会出手保他。

    但这里有许多隐藏的远古异兽,就连她自己都极有可能身陷险境。

    “明白,走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