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有那么一种人

    “这是?”李芳她们院子里的声音也急忙跑了出来,看到章建平狼狈的样子也是一脸的吃惊。

    毕竟章建平是端国家饭碗的,在穿着打扮上也一向以整洁的白衬衣或者蓝绿色的中山装居多,所以乍一看他这狼狈的样子,在反应了几秒之后倒是让人有点忍俊不禁的有了笑意,这可能就是端久了的后果。

    章建平也顾不上他们眼中的揶揄之色,装模作样的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然后指着张师傅说道:“我把小荷的设计稿给张师傅看了,这……老……师傅非要跟过来看看设计师本人,我没办法,只好把他给带过来了。”差点嘴瓢把老家伙三个字给是说出来,可见这一路上上章建平无处发泄的怨气是多么的浓烈。

    张师傅一把老骨头都顶着几十里的山路,特意赶过来了,可见小荷的作品是多么的优秀,

    “原来这就是张师傅呀!哪里还要您特意跑一趟过来,小洁,赶紧去把小荷她们叫来,就说张师傅要见她。”丁大妮说这话的时候有一股与有荣焉的自豪感,就仿佛小荷是自己家的孩子一样,优秀的让她这个做家长的感到自豪。

    李洁一大早起来还有点翻犯癔症呢,听到自家老娘的话二话不说就往外跑。

    不管了,反正看院子里的情况,肯定是对小荷有好处的,那就没有问题。

    李洁风风火火的往郭羽荷她们家跑的时候,丁大妮他们已经热情的将张师傅给迎进了门。

    郁闷的章建平一个劲的盯着李芳的后脑勺翻白眼,好家伙,他累死累活的这群人连杯水都没有,这张老头倒是好待遇。

    他们供销社的领导上门都没这待遇。

    在一家子热情的迎接张师傅的时候,李洁也在半路上碰到了郭羽荷兄妹两个。

    待李洁将所有的事情说完之后,郭羽荷也楞了一下,她知道自己画的稿子在这个年代绝对是受欢迎的,但是没想到张师傅那么大年纪了,会跑几十里的山路来找她,这确实让人有点受宠若惊。

    “淡定,淡定,我们自己得稳的住,万一他就来考察我们的咋办,这样咋咋呼呼的不好。”虽然郭羽荷对自己的作品非常自信,但现在处于特殊时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们可是想在人家房子里做东西,这万一以后出个什么事,责任肯定是跑不了的。

    “行吧,那就听小荷的,那我们别着急,就和平时一样的速度回去就行了。”郭羽松现在是妹妹说什么久是什么,尤其是每次妹妹都能说到点子上。

    三人悠哉悠哉的往回走着,已经喝了三杯水的张师傅已经快望眼欲穿了还没有等到人进来,也开始坐不住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咋了,明明之前被手底下那群小兔崽子给气的对收徒弟这种事情已经不抱希望了,但是现在他真的迫切的希望见到这个有灵气的孩子,即便他心里承认以对方的几张稿子,设计能力远远在自己之上,但是这种想法在刚开始的时候还可以压制,但是在到了岩山村之后,便更加强烈,就算设计上他没有什么可教的,但是技术上可以呀,就是可惜对方是个女娃,不知道乐不乐意吃这个苦。

    “芳子,出去看看,这仨孩子怎么还没过来。”丁大妮也看出张师傅有点心不在焉了,连忙吩咐李芳出去看看。

    也是这个时候,院子里传来三人讲话声,张师傅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看向门口走进来的女孩。

    瘦瘦小小,头发枯黄,完全一副农村毛丫头的形象,和自己想象中完全是两副样子,这种孩子在这个缺医少药,物质匮乏的年代,他实在是见太多了,但是这姑娘眼中异常明亮的光却是不可忽视的,清澈明亮的瞳孔让她原本营养不良的脸上泛起丝丝灵气,他见过太多的绝望、木然、迫于生活的无奈,郭羽荷眼中透露出来的灵气,是他在之前那些长期挨饿的孩子脸上重来没有见到过的。

    毫无疑问,这双眼睛能画出那么新颖的设计确实让人信服。

    有那么一种人,她是站在尘土中都会发光的,张师傅这辈子历经前朝覆灭,又经历战争洗礼,新中国的建立,见过的人,看过的景不胜烦多,那种让他发自内心由衷佩服的人不多,但郭羽荷绝对算是一个惊喜。

    就像是未经雕琢的顽石,迟早都会出彩。

    “来来来,快进来,这是小荷,小松,这是张师傅,一大早特意从镇上赶来的。”丁大妮赶紧拉着郭雨荷兄。妹两个上前,兴奋给他们介绍

    “张师傅,这丫头就是小荷,你别看我们小荷长的小,但是人可机灵了,做出来的物件,我这个活了半辈子的人见都没见过,芳子,你赶紧去把小荷做的东西拿出来给张师傅看看。”平时一些小物件丁大妮他们也有拿回来自己用的,刚刚郭雨荷他们没有过来的时候,丁大妮根本没往这处想,也是为了小荷人站在跟前和做出来的小物件一起,这样效果更好一些。

    李芳姐妹两个听着丁大妮的指挥,忙不迭的将东西从西屋拿了过来,满满当当的,一张小八仙桌不一会就给摆满了。

    张师傅自郭雨荷进来就一定盯着人小姑娘观察,怎么看都觉得这姑娘不简单,想要收着做徒弟吧,但人家姑娘的稿子画的那叫一绝,自己见都没见过,哪里还敢谈的上教。

    正懊恼的时候,丁大妮正好将一堆的东西指着让他看。

    第一眼看着还挺新鲜,第二眼看着就……嗯……怎么说呢,稍微有那么点垃圾了。

    涉及是没问题,就是这制作上……啧……总算找到借口了。

    “这玩意是你做的?”张师傅盯着桌子上的东西,冲着郭羽荷明知故问的说道。

    郭羽荷低头看了看自己柴火棍一样的双手,疑惑的看了一眼眼前的老头。

    心里严重怀疑这人确定是十里八乡知名的张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