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打算抱多久?

    萧成琰已经在这附近蹲守两天了。

  那日同兵部要员在西郊大营阅完兵之后,他让人抬了王轿伪装回京,自己却乔装跟护卫来了宁城。

  有探子报信来说,宁城徐坤候暗中跟永王过从甚密。

  永王萧恪是先帝最小的儿子,大卫国镇守北境的藩王,长期跟北狄人打交道,最是骁勇善战。

  当年五王之乱,萧成琰率军从西北一路攻打到京都勤王,浴血奋战,立下赫赫战功。

  而彼时实力最强的萧恪,却是隔岸观望,妄想等到萧成琰同五王混战到两败俱伤,再出来坐收渔利。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萧成琰用离间计,成功引得五王相互猜忌内斗,再举全兵之力逐个围剿。

  仅仅用了四个月的时间,他就锁定了胜局,将五位藩王全部捉拿诛杀,并趁机扩大封地。

  而此时,萧恪甚至还没有下定决心,究竟要站在哪一边。

  萧成琰凭此战功一战成名,获皇帝亲封为摄政王,一时权倾朝野,成为最炙手可热的王爷。

  萧成琰掌权之后,当然不会放过萧恪。

  这些年不断的削兵夺权,干预永王封地政务。

  萧恪在重重监管之下,日子远没有从前那么好过了。

  萧成琰抱着双臂,一脸坦然的回应岱秋:“我恰巧路过。”

  岱秋也不去细究他的话,看着地上躺尸似的徐进,又左右看了看周围,对萧成琰说:“顾玖,再帮我一个忙好不好,把他弄到那边去。”

  萧成琰顺着岱秋手指的方向望去,不远处有一个石桌并几个石凳。

  萧成琰鄙夷的顺脚踢了踢徐进的大腿,说:“这种败类,直接扔井里好了。”

  岱秋几乎都要哭了,哀求的目光望着他,“拜托你了。”

  萧成琰无法,单手将徐进拎起来,一路拖着走。

  岱秋跟在他们身后,手脚并用的处理地上的拖拽痕迹。

  徐进被趴在石凳上,岱秋把他伪装得像是在此处睡着了。

  才刚忙活完,岱秋还没来得及对萧成琰道谢,就见他神色一拧,拽起岱秋的衣领腾空一跃,便跃上了庭中的那株银杉树杆上。

  岱秋看到一个小厮模样的人从角门进了院子,他很快就发现趴在那“睡觉”的徐进,岱秋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提到了嗓子眼。

  萧成琰在一旁好笑的看着她凝神紧张的表情。

  实在不知道,这丫头看着明明胆子这么小,为何却时常做些胆大包天的事?她究竟是怕,还是不怕?

  “九公子,九公子……”那小厮轻轻唤了唤徐进。

  徐进此时,正双手交叠的歪枕着头,刚好遮住刚才被萧成琰打肿的半边脸,看着竟像是真的睡着了似的。

  约莫是这徐进平时脾气太差,小厮轻唤了两声之后,竟然是不敢再唤。

  犹犹豫豫着,便拐进了屋子里,出来时手里多了条斗篷。

  看着小厮轻轻给徐进盖上斗篷,岱秋紧紧握着的掌心这才松了松。

  转头看向萧成琰,突然觉得两人现在挨得太近了,面上又是一阵红。

  萧成琰带着岱秋,从树顶上一跃而起,很快就窜到了屋顶。

  岱秋几乎站立不住,只得牢牢抓住萧成琰。

  她从来没有见过眼前的景象。

  放眼望去,一切都尽收眼底。

  层峦叠嶂,亭台楼阁,一切都变得渺小起来。

  只有他们高高在上,犹如神灵一般俯瞰世间。

  萧成琰:“徐府家丁繁多,咱们要是大摇大摆的从这出去,很快就会被人发现,你抓紧我,我带你从上面走。”

  岱秋头捣如蒜,掐住萧成琰的胳膊不松。

  萧成琰无奈,只得提了岱秋的腰带,再次跃到空中。

  “啊!”

  岱秋感觉整个人都失了重,心快要从嗓子眼里钻出来了。

  她几乎是本能的环抱住萧成琰的腰,同时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萧成琰被勒得要喘不过气来,只得吃力道:“喂,你松开我些……你掉不下去的。”

  岱秋却是丝毫想要松开他的意思都没有。

  约莫半柱香后,萧成琰在一处安全的地方降下来。

  “你还打算抱多久?”

  岱秋这才知道,自己脚下已经踩上了踏实的路面。

  她连忙放开手,萧成琰便刻意的整理衣服上的褶皱。

  回过神来后,岱秋忙后退一步,郑重朝萧成琰屈膝福礼:“多谢顾公子刚刚仗义相救。”

  萧成琰坦然受了她的礼,心中不免有些得意,“举手之劳。”

  像那种人渣,他每年都会路见不平杀掉一群。

  刚才护卫来报,说看到岱秋掉进了徐进的圈套。

  他本来可以不用自己动手,但还是决定亲自来了。

  萧成琰问她:“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岱秋一脸凝重,思索片刻之后,说:“苍松苑我是不能回去了,得想办法找到家丁,去给我家小姐通风报信才行。”

  “敢问顾公子,可有看见我家的马车。”

  萧成琰以为她至少也要好好教训一下欺负自己的人,没想到她一心只记挂着自家小姐。

  真不知道要说她什么才好,只得点点头,“你跟我来吧。”

  岱秋大喜,忙跟在萧成琰的身后,两人很快就找到了席家的家丁。

  来旺盯着岱秋身后一身威武夺目的萧成琰,一脸的疑惑。

  岱秋连忙解释说:“我刚才遇到了一些小麻烦,是这位顾公子替我解的围。”

  来旺这才笑着同萧成琰见礼,萧成琰却是对他视而不见,来旺也不往心里去。

  来旺问岱秋:“姐姐怎么不在姑娘身边伺候,姑娘呢?”

  岱秋正要和他说这个事,连忙道:“你快去一趟苍松苑看顾姑娘,提醒姑娘早些同姑奶奶告辞。如果姑娘问起了我,你就同姑娘说我路上不小心崴到了脚。”

  来旺应声道是,转身正要走,岱秋又叫住他叮嘱道:“你一定片刻都不要离开姑娘,若是这府上的公子找姑娘说话,也要紧紧跟着。”

  来旺虽然不怎么明白,但见岱秋说得一脸认真,便点头郑重答应下来:“姐姐放心吧,来旺什么时候办砸过差事。”

  来旺赶到苍松苑的时候,席房岺已经用完午饭,在花厅喝茶同表姊妹们聊天。

  她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几次张望,心道岱秋怎么去了这么久。

  来旺躬着身跑进来,将手里叠好的小布包交给席房岺。

  席房岺接过忙问:“岱秋呢?”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